我的学会,我的家

谢谢为我创立了这个网络平台让我发表我的想法。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分享出来。我是和学会一起长大的,并参加了许多活动。我非常热爱学会并愿意为它献出生命。池田先生把学会交给我们,是相信我们能给马来西亚的人民,世界的人民带来幸福。

但是我在过去的一年里看到的学会已经不是以前和我一起长大的那个学会了。在干部之间有那么多的谣言、八卦和坏话。许多会议召开的原因就只是讨论柔佛州的问题而不是讨论会友的幸福。现在在会友和干部之间都存在着很多不信任。我在会议中见到的人都会用评估的眼光看着我,打量我站在哪一方。有些人甚至会直接问我我站在哪一方。我去开会时心情都会很沉重。我再也找不到以前参与学会活动时的那种喜悦,而且看到这个和我一起长大的,曾经充满喜悦和活力的组织现在成了一个绝望而痛苦的地方,让我非常心痛。这就像去一个废弃的迪士尼乐园一样。你会记得某一个很特殊的过山车或者一些曾经带给你许多欢乐的设施,但如今已经废弃,长满了有毒的常春藤。

曾经与我交谈过的一位干部说我们不应该离开学会。我们应该保护学会。这才是池田先生和户田先生想要我们做的。

但这不是池田先生当初下传给我们的学会。

学会在逐渐失去干部和会友。现在的学会是一个充满忧愁和争吵的地方。有一个干部曾经跟我说反对学会的人“都会下地狱,因为这是报应”。我当时被惊呆了。我没想到学会干部会用出那么丑陋的文字。这个干部是否已经开始诅咒那些反对并离开了学会的人?日莲大圣人和池田先生从我小时候就开始教导我们的慈悲都到哪去了?

我仔细的想了想,学会是由会友和干部组成的。学会那么伟大就是因为我们在过去做出的贡献。失去这些会友和干部就意味着失去了学会的很大一部分。因为,我认为现在的学会已经不是先生传给我们的那个学会了。这是GD的学会。那一个劝我不要离开的干部已经不是在保护学会了。他/她保护的是GD的学会。

我们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点。我们想要以前的学会。学会不属于GD先生也不属于顶层干部。学会属于会友。但GD先生不愿意让我们回来。他就像不让你进自己的家门的保安一样。这个房子不属于保安。只不过他的手中有钥匙,而且他是个很强的守门人。他也有很多其他的守卫站在前廊上,如果你想进去的话就会把你挡在外面。因此,你就无法回到你充满幸福的家里。那你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

我会继续在家里唱题和行动,为了改革以及会友和干部的幸福而唱题。会友如果幸福了,他们肯定就不会争吵。你会和我一起唱题吗?

 

来自SeekingHappiness。

 


感谢读者SeekingHappiness分享他/她的经历。我们想要鼓励每一位读者都把自己对于这件事情的想法或经历发给我们。请点击 <联系我们> 提交。

(Translation of My Gakkai, My Hom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click her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