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8日—今天对马来西亚创价学会(SGM)是最黑暗的一天。SGM的干部应该对此感到非常羞愧。对于今天我们只能用耻辱这两个字来形容。就在今天召开的全体干部会的前两天,许多伸张正义的干部都接到电话,被告知他们被解除职务,降职为会友。这个裁决非常果断,通过一个短短的电话就执行了。没有对话。没有给出理由。你被开除了。就这样。

demo-in-front-of-ipa有些被开除的干部今天来到了全体干部会。他们想要一个说法,他们需要当面听听降职是怎么回事。但SGM没有允许他们进入池田讲堂。连24小时都不到。如果是被公司开除的话,离职前都有会24小时的过渡期。况且,通过电话降职有效力吗?哦,对,别忘了对社团注册局而言,SGM只有320名注册成员。其余的人都只是学会的过客。所以说那个24小时规定就不适用。这已经成为了一个独裁者说了算的香蕉共和国。

let-me-out就在池田讲堂外的控制室处,这为妇人部看到了大厅里的同志,要求出去但没有得到允许。她开始敲打玻璃门,请求被放出去。大多数干部此时已经在池田讲堂里唱题,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或者说选择了无知,选择当乌合之众。

还有另外一群壮年部在大厅外阻挡示威群众进入。他们形成了一堵墙,过了一段时间就开始唱题了。不知道他们唱题是为了解决眼前的问题还是因为他们把这些被降职的干部当作恶魔,所以唱题来避邪。也许他们在为自己唱题。无论如何,看到干部们这么做非常难过。

更糟糕的是SGM报了警!有哪个信仰组织会为了对付自己的成员报警?真是太耻辱了。警察到了现场,发现示威的都是学会的成员,也感到很困惑。别忘了这些人很多都为学会,为广宣流布奉献了一生。SGM怎么能晚上打个电话就把他们降职了,还因为他们报了警?没人性!

police-in-ipa-cheras

就在通往池田讲堂的橡木门外,一名女子部被两名女干部拦在了会议室外。这名女子部对此反对,认为她仍然是个干部,完全有权进入。虽然她不停的在说话,所有人都从她身旁走过,对她视而不见。没有一个四不干部站出来帮忙!这还是个有人性的组织吗?先生对于保护女子部的引导到哪里去了?这个组织是在为世界和平奋斗吗?

大约早上10.30,在池田讲堂里,题目和勤行结束了。干部的任命开始了。任命了许多新的干部。在支部以上,许多现任的干部都被授予了更多责任—很多“某职位兼某职位”。给已经工作过度的干部授予更多职务真的实际吗?

看到一名首字母为FKC的壮年部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让我们很生气。他被任命为支部长。这名壮年部曾涉嫌玩弄女性,但却因为他和理事长关系好,就保留了在SGM的职位,现在还升职了!SGM现在就是这种组织了吗?有失职行为的人被保留,被升职,而对SGM的运作方式提出质疑的人却被开出!这些被开除的人为SGM奉献了一生,但司仪却声称这些被开除的干部“有不良记录”,说的好像一分钟前刚被任命的FKC没有不良记录一样!!这是多么矛盾,多么侮辱群众的智商!

理事长在大约中午12点讲话的时候,分享了池田先生的伟大。大屏幕上是一些美丽的,高清的,先生开会和对话的照片。理事长说很多名人都给了先生一些伟大的头衔—The Giant of the east, Ikeda Dai-Sensei, The Unprecedented Man and the Rare Mentor – Mentor for Humanity (东方的巨人,池田先生,前所未有和罕见的师匠 – 人类的师匠)

黑暗的一天(二)


请分享这篇文章的网址,请不要复制粘贴内容到WhatsApp上。这是为了保证文章内容的准确性。谢谢。

Advertisements